羊城晚报:修身至诚 “行远自迩,成就大我”
发布时间:2018/10/12 12:34:00

 

“一中楼”:学子风貌的“见证者”

 

         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命题。而每一代莘莘学子,都是义不容辞的解题者。九十年里,从广州市第一中学(以下称“一中”)走出了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院士,走出了面对浩劫挺身而出的英雄,走出了大爱无疆的奉献者,走出了爱岗敬业回报社会的企业家……

言行一致,追求至真,修身至诚。时代在变,但是对于内心操守的执着追求却始终流淌在每一个一中人的血脉之中,成为他们安身立命,应对时局的利器。

 

“一中楼”:学子风貌的“见证者”

走进一中黄沙校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砖混结构的旧式楼房——“一中楼”,师生们习惯将其称为“总统楼”。1930年,建筑大师林克明设计了这座民国风格与西方古典形式相结合的建筑。

80余载,“一中楼”始终矗立,见证着不同时代光影下,校园中走过的那一张张风华正茂的面庞,见证着一中学子们追求至诚的道德情操。

抗战时期,一中辗转澳门,坚持办学;在国难当头、民不聊生的社会状况下,一中人投笔从戎,以驱除外敌、收复失地为己任,勇敢投身抗日先锋队,体现了强烈的爱国使命感,革命老前辈、一中校友欧初的战斗经历与文化坚持就是一部典型的示范教材。

解放之初,不少一中学子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毅然决然地走出校门、迈出国门,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有的则进入部队,为国防建设出力。如现任校友会常务副会长的黄稼昌老师,高中毕业时怀抱建设祖国的愿望从军,在军校和岗位中研习和参与了空军设备研制建设,转业后回到母校任教物理;院士刘颂豪当时没能去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深造,但抱着建设国家的思想服从安排,刻苦钻研,勇于创新,最终成为激光与光学专家……

如今,一中黄沙校区正在进行改扩建之中。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正在这里展开:新教学楼建筑立面风格保持与一中楼相协调,文体楼立面与一中楼立面呼应……

通过设计元素的嫁接,既延续了一中的历史时代风貌,又增强了体验者的历史代入感。

设计者,用心如斯。

不忘初心,牢记过去。

一中精心梳理发展脉络,重新组织撰写校史,建设校史馆,系统总结90年办学历程和教育成果,弘扬一中办学精神和展示人文底蕴,意在唤醒全体一中人的历史责任感和光荣感,激发一中人不曾消失的自信心。

 

芷欣,一中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芷欣加油!我们等你回家!

面对厄难,爱己及人,是一中人共同的属性。

2018419日, 不幸降临在一中高二女生巫芷欣身上:因为家中煤气管道爆炸,她被严重烧伤,全身90%烧伤,甚至只能依靠脚趾部位残存的完好皮肤来进行移植治疗。

治疗及康复费用高达百万,对于原本清贫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消息传来,一中师生沸腾,同学有难,岂能袖手?

校领导、校友会、老师们立即探访慰问了芷欣以及她的家人,了解到他们的困难——巨额的医疗及康复费用。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一中师生们迅速行动起来,发出为芷欣同学捐款的倡议。 

“捐款不分多少,善举不分先后,点点爱心,汇聚成河。让我们捧出一颗爱心,献上一份真情,给困难中的人以无限力量。”

一中三校区发起了为芷欣同学筹款的募捐活动,全校师生、各界校友、社会热心人士纷纷赶到现场为芷欣加油、祝福,捐献爱心。

同时,一则消息——“一中校友在集结,巫芷欣坚持住,我们等你回家!”以数十万的阅读量迅速在社交圈传播开来。

“十七岁,正值青春年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愿巫芷欣同学能早日恢复,重返校园。一中,会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全城都在关注芷欣的伤情,人们纷纷自发地向芷欣捐助、祝福。无数不知名的人士纷纷前往医院,留下捐款后悄然离去。

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全社会为芷欣同学募集了260余万元(其中现场捐款约139万元),为芷欣的治疗提供了坚实的支持。

如今,巫芷欣已经从医院回到家中,正在康复之中。

芷欣,加油。

还有更多的英雄出自一中。 

2001911日,举世震惊的美国世贸中心发生了恐怖袭击。

在世贸中心灾难现场,一名华人英雄的身影被世人铭记。曾经在一中就读的校友曾喆,后来随家庭移民美国,当时已是银行经理、美国义务救护队队员的他,第一时间冲到了现场进行救援,但是却不幸被随后坠落的数千吨废墟瓦砾所掩埋,牺牲时年仅28岁。

为了纪念这位华人英雄,纽约州通过法案,授予他“英雄”称号,并颁发“急救英雄”勋章。纽约银行以曾喆的名字为公司办公楼内的一个会议室命名,并于2002年创立了曾喆基金会,在纽约曼哈顿唐人街,一条马路也被命名为“曾喆路”。

广州市第一名自愿捐献骨髓的中学生陈琬、广州市第一位自愿捐献眼角膜的中学生张晓,这些堪称当代中学生典范的人物,同样来自一中。

 

升华:“成就大我”的行远教育理念

在重塑“一中”辉煌的同时,一中校领导们同样在思考,新时代的一中人,应该具有怎样崭新的时代特征?抗战时期毕业于西南联大、为实现科学救国的理想而远涉重洋赴美攻读硕士和博士、建国之初放弃优厚待遇毅然回国建设的院士校友余国琮认为,青少年不但要胸有抱负,志存高远,还要将个人的理想同国家命运、民族前途、人民福祉密切地联系起来。应该有献身祖国建设伟大事业的志气,这样就会获得无穷的动力和无尽的毅力。

“修身至诚,在过去,强调的是言行一致,待人以诚,但是在时代的发展之中,其内涵也在不断升华。”一中校领导说。

正是在这种不断的思考中,一中形成了“行远自迩,成就大我”的“行远教育”办学思想,指导师生要把远大的目标和务实的行动结合起来,循序渐进,切忌好高骛远,将学问追求与品行磨砺相结合。

 

何为“行远教育”?

“‘行远自迩’,要求发扬求实务实的科学精神,既要密切关注教育领域最前沿理论,时刻关注社会、国家甚至人类生存发展过程中最深刻的问题,又要从最基础的理论知识开始,打好基本功。‘成就大我’,是指人性的演化发展是由‘小我’向‘大我’不断前进的过程,因此,教育应该持续不断地刺激受教育者向往‘大我’,努力追求‘大我’。”一中校领导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说。

于是,原本缺乏良好互动的高中部、初中部和一中外国语学校三个校区被有效整合,形成了“大一中”的发展理念,整体提升学校的办学质量,更有利于学校文化的统一构建;于是,“院士·星光”特色课程应运而生,责任担当、创新探究、崇美尚体、交融,四大系列的课程设置,不仅有利于学生的个性发展,更是让学校的内涵式发展登上一个新的台阶。

 

一中校歌

“所志须求实用,所学贵及时,风雨鸡鸣亦念兹在兹,精以进直以追,奋勇履险视如夷,移风易俗后知法先知,为国牺牲竭力任驱驰,舍我责其谁。”建校之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所学贵实用,进修敢自封,建国诚伟业,励志必成在我躬。吾侪青年共黾勉,誓为新中国之前锋。”抗战胜利,百废待兴,急需人才。

“爱我一中,光我一中,人人争做祖国栋梁。”上世纪80年代,中华民族迈入伟大复兴的征程。

校歌在不同时代的传承,诠释着一中人对于校训“勤、诚、勇、毅”那深深的文化理解以及对于时代使命的深刻认识。 

/羊城晚报记者 李钢  

(《“行远自迩,成就大我”》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来源:羊城晚报  20181011 版次:A20  作者:李钢

详情:http://ep.ycwb.com/epaper/ycwb/html/2018-10/11/content_158466.htm#article